Category: 闲话

希望不会太晚

今天(2013年9月26日)距离我本科毕业已经快三个月了。三个星期前,我成了研究生大部队的一员。而在两天前,我的女朋友离开我了,独自踏上了去英国的求学征程。 在这件事情上,我表现地很不争气,没有给予她更多的正能量。焦躁不安,婆婆妈妈,情绪变化无常……这也是我在过去半年内的心理状态。

回顾自己四年的本科生活。如果按时间顺序来编排,它大概是这样的。

第一次摆脱了家长,第一次摆脱了高中的校服,我很兴奋,因为眼前有大把时间可以挥霍,我可以做很多事。大学就像麻辣烫,你可以往里面放很多菜。 如果放得好自…

Read More

Run! Forrest! Run!!!

电影《阿甘正传》里,当阿甘被小伙伴们欺负时,珍妮对阿甘说:Run! Forrest! Run! 于是阿甘开始跑,不回头地向前跑。他跑掉了支架,甩掉了追他的“坏孩子”,跑过了田野,跑过了桥梁,跑过了街道。留下路人的惊叹和疑问:这孩子是谁?妈妈曾对阿甘说:If you are ever in trouble, don’t try to be brave, just run, just run away. 初看来这话是带了点消极意味的,不过有时候与其逞强,不如保全自己,这么说又显得很有道理。阿甘很听话,所以在阿甘…

Read More

做出改变

南大本科四年的最后一天,天很热,我坐着地铁跑到仙林帮女朋友整理东西,然后把他们搬到楼下,或寄回家或卖掉。东西不算多,但湿热的空气外加长时间缺乏锻炼的身体,让我跑完两三个来回就喘不过气来。已经记不清上次帮女朋友做事是什么时候了,也不晓得自己是多久没有跑步,没有像样地锻炼了……从仙林搬到鼓楼后,自己稳稳地长了20斤肉,腹部堆积了大量的脂肪,大有中年大叔的范儿。一方面是自己生活习惯不好,临睡前喜欢吃东西,另一方面则是和从事的工作有关,除了吃饭就是坐在电脑屏幕前写代码。前者除了让我体重增加外,还使我得了传说中的慢性…

Read More

iOS Dev Interview低端局的玩法

我开始学iOS应用程序开发是去年暑假,跌跌撞撞,做了将近一年。回头看看自己的Git记录,难免会觉得当年图样图森破,按一些同学的说法是:觉得以前写得矬是因为你进步了。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承认了哈哈。毕业季,和我一起实习的同学很多都拿到了国外牛校的Offer(膜拜!苟富贵毋相忘啊!),然后就要离我而去……公司战斗力大减,急需补充壮丁。因此,我有幸当了几次iOS开发的面试官(谁叫你们都走了呢?)深知自己才疏学浅,所以几场Interview都算是低端局。低端局也有低端局的玩法,咱就来说说这几场iOS Dev Int…

Read More

为什么不敢下手

上一次写博文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这段时间里,我忙于作业,考试,实习,保研……哦,还有吃喝玩乐,谈情说爱。总之就是荒废了。:`( 其实每每空闲下来,都想做点有意义的事,但终究还是因为懒惰和不断地拖延而作罢。

最近两个月一直在忙iOS开发。这个领域里,我算是纯纯的菜鸟,没有经验,身边也没有高手指点,等于说是摸着石头过河。每每有新的feature需要加进来,我都会感到迷茫和兴奋。一方面,这个feature对我来说有可能是全新的,从来没有实现过,也不知道怎么实现。另一方面,我又急于想自己来实现它,来获得前所未有的…

Read More

多一点时间,你能写得更好吗?

我经常听到身边的同学发表这样的言论:

  • 要是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把那个模块完成。
  • 时间来不及,我只能用quick and dirty的手法。
  • 现在的代码一团糟呢,妈的,deadline到了,等以后有空再重构吧。
  • 不管了,看上去能工作……提交。

唔,是不是很熟悉?你也这么说过吗?好吧,我先举个手……

回顾我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写过的程序,我发现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问题——几乎所有的程序都特么是烂尾程序!!!我一度认为自己对代码质量要求比较高,眼里容不得任何丑陋的东西。但是,看着往日的那些程序,我知道自己…

Read More

有机事者必有机心?

“有机事者必有机心”这句话出自庄子《天地篇》的一个小故事:

子贡南游于楚,反于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愲愲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于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为圃者仰而视之曰:“奈何?”曰:“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泆汤,其名为槔。”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闻之吾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子贡瞒然惭,俯而不对。

圃者所…

Read More

软院痛谁之过?

昨天有同学在小百合BBS转载了一篇名为《致软件学院的老师们的一封信》的文章。帖子发表后随即引起了软院师生的激烈讨论。有不少同学把矛头指向了软件学院的课程设置和老师的教学态度上。比较集中的几点是:

  • 耽误前程,很多同学本身并不适合软件行业,而偏偏被积压与此。对于新生,学院没有好好引导,培养兴趣,而一味地进行填鸭式教育。
  • 软件学院相比较兄弟院系CS而言,关于计算机基础的课程太过粗浅。软院学生基础普遍不扎实,但凡讲到计算机稍底层一点的东西,就捉襟见肘。像操作系统、算法之类的课程尤其为人所诟病。
  • 技术狭窄,重Ja…
Read More

花旗杯遗憾

先前我曾透露自己在暑假里参加了一个叫“花旗杯”的软件设计比赛。昨天,二十强结果出来了,很遗憾我们没有入围。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进复赛。我和老广说,哪天一定要好好出去搓一顿。然而现实狠狠拍了我一巴掌。这让我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没能入围

我们项目的灵感来源于大卖场的排队结账问题。在中国绝大多数的卖场里(如家乐福、沃尔玛、大润发),消费者在选购完商品后往往会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他需要很长的排队来结账。收银员需要一个接一个地为顾客刷商品,然后处理支付。这样当客户比较多(特别是节…

Read More

收到Google寄来的奖品——Android背包一枚

自我的上一篇文章《Android开发笔记——打造自己的标签栏》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期间由于参加“花旗杯”赶进度一直没有更新博客。正当我为自己的懒惰而自责不已的时候上天给了我一个不得不更新博客的理由——今天收到了Google寄来的Android背包。

没错,在刚刚结束的“暑期大学生博客分享大赛——2011 Android 成长篇”中我混了个优胜奖。参加这个比赛纯属偶然。在搬到鼓楼后的某天我看到宣传栏里一张绿绿的海报,当中有个小机器人在那卖萌,然后最下面用记号笔写了几个醒目的大字“只要提交作品就可获得T恤一件…

Read More

是什么在影响着信息的准确性

在开始讨论这个问题前,我先给大家讲个冷笑话:

话说某富翁想要娶老婆,有三个人选,富翁给了三个女孩各一千元,请她们把房间装满。第一个女孩买了很多棉花,装满房间的1/2。第二个女孩买了很多气球,装满房间3/4。第三个女孩买了蜡烛,让光线充满房间。 最终,富翁选了胸部最大的那个。

这个故事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呢?有同学本着软件工程师的专业态度告诉我:了解用户的真实需求是非常重要的。那么这又和我们所要讲的信息准确性有什么关系呢?

在我们看来,第三个女孩用最少的成本完美地完成了富翁布置的任务,理应是最佳人选。…

Read More

致富有妙方

世界上有很多富人。有人靠手艺致富,有人靠关系,有人靠权力,有人靠身体……反正什么事都有机会致富啦~今天向大家推荐一个致富妙方:修电脑啊!!!

什么!!!!!!修电脑啊!!!!!修电脑也能致富啊!!!!!!!修笔记本啊!!!!!

嗯,我说真的,绝对没开玩笑。

我曾向大家透露过自己是一名软件工程专业的学生。当我还在读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的老师在师生见面上教导曾我们:在座的各位同学,你们将通过接下来四年的本科学习成为优秀的软件工程师。这让我们这些从一开始进入软件学院就觉得自己注定会变成IT民工的孩子一下子感…

Read More

海棠糕

上一篇博文说道我来南京后在吃的问题上犯了难,不免怀念起小时候的一些食物。在文章里我介绍了“行糖”、糖画和臭豆腐干。这篇文章我将继续和大家说说我怀念的食物——海棠糕。为了节省大家的想象成本,这个版本将图文并茂展示~

顾名思义,海棠糕是一种糕,而且和海棠有着一定的联系。也许你会认为海棠糕的配料中有海棠,很遗憾,没有,一点也没有。那么为什么叫海棠糕呢?因为它的形状。据说海棠糕做好后就和海棠花一样,一朵一朵绽放。好吧,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注意过海棠花长什么样。我只知道一部无聊之极的电影曾拿海棠花说事。关于食物的命…

Read More

臭豆腐干啊,我喜欢吃

寒假结束,我来南京已经四天了。在这四天里,我的绝大多数用餐事件发生在南京大学的学生食堂里。由于我的皮肤对辣椒有反应,而食堂师傅无论烧什么菜都喜欢往里面放一点辣,这种情况使得我每次吃饭都提心吊胆,深怕皮肤反应太强烈。

我清楚地记得大一来学校报到的那个大热天,一个女生女生哭丧着脸说道:妈呀,我得在这里吃四年啊!我当时对她嗤之以鼻,不就四年嘛,你都吃了十八年米,你说你敢觉得厌?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不对,那类比实在是差得离谱!妈呀,我还得在这里吃两年半啊!

有人说,人回忆往事往往是因为对现实的不满。我现在就属于…

Read More

世间万物的终极答案

世间万物的终极答案是什么?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电影《银河系漫游指南》中,一群高智慧生物制造了一台全宇宙最牛逼的计算机。经过N年的等待,最牛逼的计算机告诉人们世间万物的终极答案是:42!没错,就是42。当我得知答案的时候,和电影里众多人物一样表示相当震惊和费解。我X,为什么是42?提问的人希望最牛逼的计算机往前回一步,告诉大家她是怎么推出42的。计算机表示答案就是42,没有为什么。

当然,世间万物的终极答案到底是什么还没人知道。这个42的回答,大概也是编剧随性的恶搞。但是,我们生活中是不是有这样一个现象: …

Read More

信息强迫症

前天下午,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电池到底应该怎样充电和保养”,文章提到“高温是锂电池的克星,在有稳定电源的前提下建议卸下笔记本电池”。我Google了一下,果然是这样。于是,我急忙把笔记本关掉,把电池卸了下来。说到这,你可能想问这跟“信息强迫症”有什么关系啊?这不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嘛?别急,请往下看。

在我关上电脑,屏幕变黑的刹那间我觉得自己好像和世界切断了联系。我们这代人,如果身边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感觉和断了半条腿一样。我记得小时候,最讨厌的是大好周末突然下起大雨,被关在家里无所事事。十多年过去了,…

Read More

DOTA的里面和外面

我曾在上一篇日志里说过,在过去的十多天时间里我一直与游戏为伍。这个叫游戏的男人随我起床,伴我入睡,日日夜夜照和我厮混。那么到底是哪款游戏让我如此入迷呢?我告诉你,他的名字叫DOTA。

这不是一篇赞美诗,也不是战斗檄文。我只是想把我长久以来从事把玩DOTA事业的感悟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对于不熟悉他的同学,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DOTA的全名叫做:Defense of the Ancients。 翻译成中文就叫做:远古遗迹守护。但是一般都不这么叫,我们叫他dota,刀塔,倒(捣)…

Read More

我在这里

从回到家那天算起到现在差不多已经十二天了,我记得在放假前曾暗自给自己定下过假期目标,现在时间走了三分之一,他在前头,我在后头。自我踏进学校的大门算起,这样的惨剧就像大姨妈一样,虽然频率换成了每半年一次,但每次他来,心潮涌动;每次他走,罪恶丛生。十多天来,我几乎每天都是和游戏为伍,频繁的刷人人网,看电影,偶尔拿起书想杀死这样一个堕落的进程,但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

哦,难道假期里就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么?难道不能过得充实点么?于是,我想到了这里——一个从降生之日起就被主人抛弃的地方。

这个博客诞生…

Read More

Yiming Tang

I'm currently an iOS engineer at baixing.com. I made LightMail when I was an intern at a startup company. I love thinking, programming and running. Checkout either an English version or a Chinese version of my res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