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强迫症

前天下午,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电池到底应该怎样充电和保养”,文章提到“高温是锂电池的克星,在有稳定电源的前提下建议卸下笔记本电池”。我Google了一下,果然是这样。于是,我急忙把笔记本关掉,把电池卸了下来。说到这,你可能想问这跟“信息强迫症”有什么关系啊?这不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嘛?别急,请往下看。

在我关上电脑,屏幕变黑的刹那间我觉得自己好像和世界切断了联系。我们这代人,如果身边没有电话,没有网络,感觉和断了半条腿一样。我记得小时候,最讨厌的是大好周末突然下起大雨,被关在家里无所事事。十多年过去了,我最痛恨的事变成了某一天断电断网。我有个大学同学曾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得了“信息强迫症”,他就是那种只要和信息切断联系就浑身不舒服的人。当时我表示完全不信:操,这是你自己杜撰的名词吧?

我没有去考证过是不是真有这种病,但是,现在想想,我确乎也有了类似的症状:

  • 不定时地查看邮箱;
  • 每隔一段时间会去看看twitter,人人网;
  • 如非特殊情况每天必看Google reader;
  • 时不时地感觉手机在震动;
  • 定期上QQ,看看有没有人找我

总的一点是:我经常觉得自己的生活需要大量的信息,如果不紧跟这些信息,那么第二天一觉醒来我就OUT了。

有八零后这样调侃自己的老去:不是我们走得太慢,是时代走得太快。是啊,时代就像一列动力十足的列车,速度快得出奇,昨天它还是特快,今天它是动车了,下一刻它就变成高铁,变成磁悬浮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信息爆炸

我明白自己的“不紧跟,就OUT”论存在不少错误和偏激成份。我同很多人说过“信息强迫症”,他们中的大多数对这种想法表示不解:我好好地读书、吃饭、娱乐、睡觉,何必去关心这么多信息呢?看我,不怎么接触这些不还是很牛逼?现实情况也是,他们真的在没有这些信息的情况下过得很好,很成功。我的一个哥们说:你天天看这些东西不是蛋疼嘛?有必要让自己保持fresh么?

对啊,有必要么?我不知道。

我在去年十二月份最忙的时候,看了一本书叫《1984》。很多人都已经看过了,不少人把它当成一部政治寓言来看。大家的讨论也都集中在“自由”“极权主义”这些方面。当我拿着这本书,小心翼翼得在图书馆的角落钻研时,我觉得不少地方自己不用看了。看看自己生活的这个国家,就能体会到了。当然,我们还没有书上写的那么糟糕。引起我关注的倒是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大洋邦国的人民没有一起来反抗呢?这显然是一个荒谬的世界啊!傻子都知道,他们怎么就不理解,怎么还能觉得自己过得很好?后来书上说,无论是大洋邦国,还是东亚国,欧亚国,他们的民众都是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们接受的东西都是由一个叫真理部的地方提供的。与此同时“电幕”和“思想警察”这些工具还保证着整个国家民众的思想“纯正”。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所有信息都都被人控制着。当一个人失去天然信息的时候,你能想象他还有着独立意识么?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把1984变成2011,他的民众在拥有各种通信条件的情况,大洋国难道还能继续存在么?

我举这个例子只是想说,信息是必要的,只看自己开辆奥拓或许觉得一切很好,可再看看旁边的奔驰,那就不一样了。

虽然我知道信息于我很重要,在某种程度上专注信息是对的,但我还是很沮丧。因为我把“关注”变成了一种病。“XXX症”不是好东西,他是一种病态。由于“信息强迫症”,我似乎失去了很多东西。譬如,

  • 我的情感阀值变高了:看到笑话不容易开心,看到感人的文章不容易感动;
  • 我花费了大把时间:每天我花在Google reader,twitter,人人网的时间加起来可以看两场球;
  • 我对网络的依赖性越来越大:如果一个人在家,断网的日子分外难熬;
  • 我的社会交际能力依然止步不前……

是病总有办法医的,我的姑娘在一定程度上让我有所好转,因为有她在身边,我很快乐。什么时候能痊愈?谁知道呢。朋友,你有信息强迫症吗?